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解決方案 公司環境 公司動態 資質榮譽 案例展示 聯系我們
地址:秦皇島市開發區數谷翔園41棟

公司動態

陳能場:這種元素不僅能抗癌,甚至影響戰爭成敗|推薦

發布時間:2017/12/19

 

 

土壤與人體健康密切相關

 

人就是其所吃的食物生長環境的土壤的一張“生物化學圖譜”,被認為是研究“土壤肥力與人體健康關系”最為權威的美國教授威廉·阿爾布雷希特在50年代時如是說。

 

 

的確,在那個年代,人員流動少,食物流動少,人類的健康與其所在的土壤極其關聯。

 

威廉·阿爾布雷希特通過分析1941-1942年的二戰69584個在崗水兵的牙齒與出生地的土壤的高度關聯性證實了這一點。

 

土壤中含有元素周期表的96種元素,植物必須的元素為16種,其中C,H,O來自于大氣和水,其他13種來自于土壤,人類需要的大量、中量和微量元素為25種,從這個意義上說,比起植物,人類的健康更依賴于土壤的健康。

 

 

 

硒:植物不需要,動物和人體的必須元素

 

因為數量差別,我們可知一些元素是人類必需的,但植物并不需要,比如碘、硒等等。

 

 

人們最初認為硒是個有毒元素,對它180度的大轉變始于1957年。

 

當時Schwartz and Foltz首次清晰地證明硒是動物的必須元素。到1970年,另一大步的認識是發現硒是谷胱甘肽過氧化物酶(GPX)的必需成分,該酶通過降低細胞中的過氧化氫濃度為細胞提供抗氧化保護。

 

 

 

通過對動物缺硒帶來的白肌病、人體的克山病和大骨節病的研究,已經很清楚,當人體攝取的硒低于20微克/天,就存在發生克山病的危險,人體攝取的硒不能低于40微克/天,但上限也不超過400微克/天,同時,硒被證實是個抗癌元素,研究表明,要達到有明顯的抗癌作用,每天攝取的硒需要達到200微克/天。

 

 

 

 

 

 

 

 

 

 

 

 

硒:可能影響了戰爭的成敗

 

1874年現在的蒙大拿州的小巨角發現了黃金,美國政府試圖從住民蘇族人那里購買圣地,遭到拒絕。結果,在南北戰爭中聞名的第七騎兵團團長喬治·阿姆斯壯·卡斯特中校奉命進兵圍剿。

 

1876年6月25日,卡斯特自領兩百余騎兵,與雷諾少校、班廷上尉分兵三路,進攻蒙大拿州黑山山谷。不料雷諾與班廷遇阻,自行退卻??ㄋ固厮抗萝娚钊?,遭酋長等率領的三千名蘇族勇士伏擊,全軍覆滅。

 

 

這個小巨角戰役(Battle of the Little Bighorn)是北美印第安戰爭的一場戰役,美軍失敗的原因據后來推測是牧草缺硒,雷諾與班廷遇阻是馬因缺硒而跛腳了。

 

馬可波羅的馬在肅州遇到了什么?

 

1295年馬可波羅沿著絲綢之路游歷中國經過肅州時,曾記錄當前河西走廊一帶的馬死于脫發和蹄損傷等類似于慢性硒中毒的癥狀,許多科學家認為馬可波羅是動物硒中毒的第一個記錄者,然而, 最近中國的科學家研究表明, 這一地區硒的地球化學基線遠遠低于典型的富硒地區的硒含量, 馬最有可能死于放牧的毒草, 主要是刺豆, 狼毒和醉馬草。

 

 

國家行動,芬蘭給土壤施硒

 

芬蘭是個高福利的國家,位于北歐,這個區域的土壤發育于前寒武紀火成巖和變質巖,土壤天然低硒,且因土壤呈酸性,硒以亞硒酸形態存在,容易被土壤吸附,因此作物中的硒含量極低,造成動物白肌病問題很突出,而當時芬蘭人平均硒攝取量僅25ug/d, 是世界上攝取量最低的國家之一,在1970年,芬蘭也是世界上心血管病發病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芬蘭全國土壤施硒前冠心病世界第一

 

80年代開始,芬蘭衛生當局開始擔心普通人群的硒攝入量不足,有可能導致嚴重的公共衛生問題,農林部一個專家小組認為需要對飲食進行較大的干預,因此在1983年提出了"土壤施硒"的建議。

 

為此芬蘭通過了一項法律,即要求將硒酸鈉添加到芬蘭國內使用的所有農用化肥中,旨在通過增加土壤中有效硒的水平,來提高農作物和動物飼料的硒含量,從而增加食物中硒的含量,最終改善芬蘭人的缺硒狀況。

 

土壤施硒后的作用

 

在施硒行動開始后,于1985年開始了全國性的監測計劃,每年由四個政府研究機構對谷物、食品、飼料、肥料、土壤和人體組織進行取樣監測。

 

食物采樣每年四次,對同一組的成年人每年進行人體血液監測,同時也對施硒的環境影響進行了監控,表明施硒效果很顯著。

 

在第一個生長季內,動物飼料、各種食品硒的含量均有提高,牛奶硒濃度從肥料施用前的0.02微克/克上升至0.19微克/克(干重),豬肉硒濃度從0.02微克/克上升至0.70微克/克(干重),蔬菜和谷物的硒濃度也增加,特別是西蘭花,硒濃度從0.01微克/克猛增到1.70 微克/克(干重)。

 

 

膳食攝取的硒顯著增加,與施硒前相比,施硒后第一年成年人攝入硒增加了2~3倍,達到100 微克/天左右,是施硒前的1.5~4倍。

 

由于效果過于顯著,人們擔心硒攝入量過高會給動物和人體健康帶來不利影響,因此從1990年開始,芬蘭決定減少土壤補硒量,所有的作物和草地的施硒水平改為肥料中含硒6毫克/千克。

 

到1993年,成人攝入量回落到85微克/天,城市和鄉村人口的血清Se平均值為100微克/升。1998年,肥料的硒改為10 毫克/千克,最終在2007年將肥料的硒含量調節為15毫克/千克。

 

從1997年開始,芬蘭人血硒水平持續在歐洲排名第一且可以與北美人相提并論,目前芬蘭人攝取的硒平均在80微克/天的較合理的水平,而血硒維持在1.4微摩爾/升較為理想的狀態。

 

由于注重土壤硒的補充,芬蘭沒有顯示出同一時期英國和其他一些歐洲國家硒攝入量下降的跡象。到2012年,春季谷物的硒濃度平均為施硒前的15倍。

 

牛肉、豬肉和牛奶中硒的濃度平均增加6、2和3倍。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有機農業生產的植物性有機食品的硒濃度與補硒前的產品相當,比不是施硒的牧草要低得多,而有機喂養的奶牛產出的牛奶中的硒比普通牛奶要低50%。這也證明了沒有施用補硒肥料的土壤和其植物-動物鏈依然處于低硒水平。

 

在20多年期間,有研究表明,芬蘭人的冠心病率下降了45-55%,但整體而言,對全國范圍內的土壤持續施硒對人體健康的有益影響雖然尚無定論,因為很多慢性病如癌癥和心臟疾病,難以單一因子(如增加微量元素攝入量)的效果從其他可以影響病因的因子中分離出來。

 

迄今,芬蘭仍然是通過立法在全國范圍采取土壤增硒行動的唯一國家,而且這一行動很成功。

 

讓我們一起關心土壤吧

 

以上故事我們可以看出:

 

1.土壤元素與人體健康密切相關,甚至短時間內都可以影響人體健康。

 

2.人體健康可以通過管理土壤加以調整。

 

對于硒,雖然也可以通過植物葉片噴施來增加植物硒含量,但最經濟、最安全的方法還是直接土壤加硒。這也是呵護土壤便是呵護人類的案例。

 

主要參考文獻:

 

Alfthan G, Eurola M, Ekholm P, et al. for the Selenium WorkingGroup. 2015. Effects of nationwide addition of selenium to fertilizers onfoods, and animal and human health in Finland: From deficiency to optimalselenium status of the population. Journal of Trace Elements in Medicine andBiology. 31:142-147

 

Shao SX and Zheng BS. Thebiogeochemistry of selenium in Sunan grassland, Gansu, Northwest China, castsdoubt on the belief that Marco Polo reported selenosis for the first time inhistory. Environ Geochem Health, 30 (2008), pp. 307-314

 

版權所有:秦皇島晶科環保設備有限公司    ICP備案編號:冀ICP備17031278號-1

冀公網安備 13030502000302號

日韩精品a人综合|国产av.无码久久|东方a∨在线中文无码|亚洲中文字幕无码永久在线